【羲园纪事】蒋次升:宝剑锋自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

蒋次升(19142004),农学教授、兽医学家,湖南湘乡人,19149月生。九三学社成员。193819441948分别获中央大学农学士、齐鲁大学理硕士和美国依渥华州立大学兽医学博士学位。从事科研、教育工作已60多年。历任南京大学兽医系副教授(1949-1950)、西北畜牧兽医学院教授兼首任兽医系主任(1950–1956)、中国科学院西北分院研究员(1956-1958)、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兽医所研究所兼首任副所长(1958-1980,“文革”期间靠边)、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1979-1987)等职。1980年调任浙江农业大学教授,他连任第二、三、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浙江省政协副主席,第六、七、八届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副理事长等职。1994年冬被邀请前往台湾出席第三届优质肉鸡的改良、生产及发展研讨会。他主编、编写、编审中西兽医专著17种,主持编写了《中兽医学大词典》,获甘肃省科学大会奖、全国优秀图书奖、农业部科技进步奖、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首届辞书奖等。近年又获中国畜牧兽医学会60周年和中华农学会50周年的荣誉奖。199911月还获得“世界华人重大学术成果奖”,2001年获得美国依阿华州立大学杰出校友“斯坦奖”。

盛彤笙登门亲迎蒋次升

蒋次升19149月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县一个农家。自幼好学,高中时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多次被评为“特待生”,在当时全省高中会考中名列第七名。1934年,顺利考取了国立中央大学畜牧兽医系,1938年毕业。在大学期间,由于生活维艰,无力到大学食堂吃饭,就在一家黄包车工人经常光顾的小店里包饭;学校军训时发的两套衣服就是他四年的主要衣着;靠发奋学习所得的奖学金也无法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以致经常以烧饼充饥度日。繁重的学习和困苦的生活使他患上了肺结核,1935年秋只好通过《南京新民晚报》吁请社会帮助,幸得一善良夫妇慷慨解囊,每月资助10元,持续两年半,使他完成了大学学业。正是这种艰苦的生活环境,使他炼就了坚强的意志,养成了艰苦奋斗的品格和俭朴的生活作风。

大学毕业后,蒋次升怀着满腔热情先后在四川松潘职业学校当教师和自贡盐务局兽医防治所任技师,为培养人才,努力教书,深受学生们爱戴。他冒着危险走遍了茫茫草原,调查那里的畜牧兽医情况,并克服种种困难,创设了兽医门诊部,为藏民的牲畜看病。

1940年秋,在恩师的关心下,蒋次升回到母校国立中央大学当助教,强烈的求知欲驱使他在工作之余发奋学习,考取了在职研究生,1944年获私立齐鲁大学医科研究所硕士学位并晋升为讲师。盛彤笙给他讲授过微生物课,非常欣赏他的才学,对他的去向十分关注。1945年冬,蒋次升参加教育部欧美公费留学生考试,和朱宣人、朱晓屏、罗仲愚、夏定友、周祖龄等6人同时被录取。翌年他被派往美国衣阿华州立大学攻读兽医学博士,盛彤笙就与他书信往来,从未间断。学习后期,因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败北,风雨飘摇中的国民政府自然顾及不了海外的留学生,留学经费无人提供,蒋次升去驻美大使馆找了几次,也无人理会此事,遂在信中表露出萌生归意。盛彤笙此时已到兰州筹建国立兽医学院,得知情况后感到这个时候中断学业,非常可惜,遂多次打电报给教育部长朱家骅,请求资助学费1300美元,开始朱家骅没有答应,说可以让他自己去申请国内的中华农学会奖学金,禁不住盛彤笙一而再再而三的写报告,终于获批900美元,帮助他完成了最后的学业。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他谢绝了美国柏德门兽药制造公司的多次挽留,毅然踏上了归国的征途。当时,盛彤笙还向西北军政委员会申请外汇500美元,作为返回国内的路费。对此蒋次升自然铭记在心,信中常常以“恩师”相称。

盛彤笙自然也希望他回国后来校任教。但蒋次升也是各方瞩目的人才,台湾、香港,国内的一些知名大学也都争相聘请。返回国内后,随即被母校南京中央大学截留,这让盛彤笙心中十分不快,觉得树没有人栽,桃子却有人来摘,以“横路夺爱,同行不齿”之由,将官司打到国家教育部,教育部一时难以决断,中央大学也置之不理,盛彤笙又回过头来对蒋次升反复做工作,写了无数封信,打了数不清的电话,蒋终于答应在本学期课程结束后来校,条件是要建一个家畜病院。这也反映了解放初期许多返国的知识分子那种普遍的心态,就是如何将自己所学的知识来报效祖国,服务人民。这个条件自然好办,因为学院本来就要干这件事,盛彤笙一一答应,承诺满足他的要求。一个学期结束,蒋次升回到湖南老家探亲,盛彤笙生怕节外生枝,又亲赴他老家迎候,火车票、飞机票一应备好。恩师亲自上门,这令蒋次升大为感动,于19508月携妻挈女来到兰州。

倾其全力培养兽医科技人才

蒋次升到校后即被盛彤笙聘为教授,同时还担任兽医系首任系主任、诊疗科主任兼家畜病院主任,并先后配备秦和生、陈北亨、王超人为病院副主任,邹康南、万一鹤为助手,其他教师轮流上门诊,一时病院力量十分雄厚,以后学生实习、教师科研、牲畜治病等方面均得益颇多。

在欧美学制下培养出来的蒋次升治学严谨。当时在家畜病院门诊,只有他有处方权,其他教师作了诊断,写好处方,要请他签字后才能治疗。他要拿上写的病历,再到现场观看,现场的情况和病历一致才签字。他始终认为,只有严格要求才能培养出合格的人才。

蒋次升是学生公认的学术水平高、表达能力强,教学要求严的教师。许多校友至今印象十分深刻的是,他上课时衣着庄重,戴着礼帽、穿着西服、夹着皮包,进入教室后,那气势就让人不由自主的全神贯注,心无旁骛。讲起课来自始至终声调有力,气出丹田;中英文板书流畅飘逸,赏心悦目。他讲课就拿着两张卡片,所有的内容都记在脑海里,然后滔滔不绝地讲给学生听,课讲完了,下课铃声也响了,令人叹为观止。那时,学校要求学生上实验课之前要提前预习实验指导。有一次,一个学生上实验课时迟到,蒋次升问他,今天实验课的内容是什么?那个学生答不上来,蒋说,请你回去看实习指导,搞清了再来上课。50级兽医本科班毕业的肖志国留校给他当助教,有一次实验课,肖治国剥离猪膀胱上的粘膜,到下课时还没有完成,就随手就放在抽屉里,过了几天,实验室里散发出阵阵臭味,恰好又被蒋次升发现。当着许多同学的面,肖治国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以至于以后见到他就紧张,每次准备实验都检查再三,生怕哪个环节再出错。蒋次升先后主讲过兽医内科学、兽医诊断学、家畜寄生虫病学、中兽医学等课程,为培养兽医科技人才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深受学生敬重。

1956年,我国第一个科学发展规划首次将中兽医列入研究项目。1956年底,盛彤笙在兰州筹建中科院西北分院,考虑到大西北畜牧业的发展有许多课题需要研究,决定成立一个兽医研究室,以后再向综合性兽医研究所过渡。经多方协调,将蒋次升调入中国科学院西北分院,负责筹备成立兽医研究室。他从选址、物色专业技术人员,开办附设家畜病院、组织民间采风、确定研究课题等方面精心筹划,逐一落实。19572月,中科院西北分院兽医研究室正式成立,蒋次升被委任为研究室主任,并定为二级研究员。此后,他一直从事中西兽医学结合诊断和防治马属动物及牛病的研究。

蒋次升认为,中西兽医结合应理解为两者互相渗透,互相补充;既要保持中兽医学的特色,又要吸取现代科学技术的优势,从而产生一种新的合力,使传统兽医学现代化,这就需要在较长时间内进行多学科、多层次的系统研究。通过多年的实践,认为中西兽医结合的当务之急是在继承的基础上,深入临床实践,不断总结中兽医诊疗经验,用现代兽医学方法分析研究中兽医病症的临床指标,取长补短,融会贯通,把畜禽常见多发病的诊断和疗效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使之既源于中兽医,又高于中兽医;既源于西兽医,又高于西兽医,最后成为具有我国民族特色的新兽医学,更好地为我国畜牧业生产服务。

全国召开民间兽医座谈会后,为了学习中兽医学知识,挖掘整理中兽医学遗产,开展中兽医学的研究,蒋次升亲自到陕西户县的乡间,拜陕西有“活马王”之称的著名老中兽医专家崔涤僧先生为师,学习总结他的临床诊疗经验。19587月成立了中国农科院中兽医研究所,蒋次升被任命为第一任副所长。

这年的713日,是蒋次升终生难忘的一天。敬爱的朱德总司令来到中科院西北分院视察,在视察了物理研究室后,来到中兽医研究所,观看了病理标本和展品,并和蒋次升亲切交谈,详细了解了中兽医对动物疾病治疗的研究及专业技术人员队伍情况,对中兽医治疗家畜疾病饶有兴趣,临别时和大家在大门口合影留念。

上世纪60年代,蒋次升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中兽医情况调查,赴内蒙古、山西、辽宁、河北、河南、山东、北京、陕西等省,遍访120多名中兽医,写出了《北方地区中兽医科技情况调查总结报告》。1959年到1961年底,由他牵头组织了全国25个单位的60多名专家参加,在系统查阅古籍和广泛调查民间兽医经验的基础上,编写了《兽医中药学》《中兽医诊断学》《中兽医针灸学》和《中兽医治疗学》4本书,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国家组织力量编写的成套中兽医书籍,它系统地总结了中兽医的理论和经验,为研究和学习中兽医学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成为高等农业院校的教材,该项成果获1978年甘肃省科学大会奖。蒋次升也由此成为全国中西兽医学结合倡导者和著名中兽医专家,并在全国培养了首几批中西兽医结合硕士研究生。

1959年起,由蒋次升牵头主持,组织有关专家对经典兽医古籍《元亨疗马集》重新进行了分类、改错、补漏、断句、标点等工作,在综合明清两代各种版本优点的基础上,完成了《重编校正元亨疗马牛驼经全集》,于1963年发行。接着他又组织多家单位协作,撷取该书精华,用现代汉语进行注释和语释,并定名为《元亨疗马集选释》,于1984年刊行,该书获1986年农牧渔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文革中蒋次升教授被作为反动学术权威打倒,靠边站,后来又下放到甘肃平凉地区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恢复工作后的1972年,他在甘肃省农业局举办的“甘肃省各兽医站主治兽医中兽医学习班”讲授中兽医临床诊疗马骡常见、多发病为主的中兽医基础知识。1973年,为长春军兽医大学、沈阳军区军马研究所和兰州军区举办的“中兽医学习班”,讲授中兽医基础、中兽医针灸、中草药、方剂学、中兽医治疗等内容,培养了一大批军内中兽医专家。

197810月,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研究所成立,蒋次升继续担任副所长。怀骡母驴妊娠毒血症是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我国北方地区繁殖驴骡的重大疾病,诊断不明,防治无方,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蒋次升深入实际,多次在陕西、甘肃、宁夏等地进行现场调查,结合实验室检验,在国内外首次确诊并定名为妊娠毒血症。尔后又运用中西兽医药结合的治疗方法,取得了较好的效果,获1978年甘肃省科学大会奖。

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兰州小西湖既是蒋次升的事业成功之地,也是他的伤心之地。文革中,他的夫人被迫害致死,这使他无比伤感。在人才流动解冻后的1980年,蒋次升调为浙江农业大学教授。他在浙农创建了中兽医研究所,并任该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此后他主持中西兽医结合防治奶牛乳房炎的研究和高产奶牛隐性乳房炎综合防治的研究这两项课题。工作中他克服了人员、经费、设备不足等困难,也不顾自己年迈有病,经常深入奶牛场实地诊察。在他的主持下,研制成功了4种防治奶牛乳房炎配套产品。

由蒋次升主持研制成功的杭州乳房炎诊断试剂(粉剂,简称HMT),属国内外首创,用这种诊断试剂对牛群进行定期普查,可以及时了解奶牛场隐性乳房炎的发病情况,以便采取相应的防治措施,因而很受用户欢迎,在国内16个省市一些奶牛场得到了较为广泛的应用。针对我国许多奶牛场干奶期乳房炎发病率较高的特点,他又主持研制了复方邻氯青霉素钠油剂注射液(TA-125),用于奶牛干奶期乳房炎的防治,效果良好,取得了浙江省兽医药物监察所新产品合格证书。以上两项子课题及其论文分别获浙江农业大学科研成果二等奖和浙江省科协优秀论文二等奖。蒋次升还主持研制成功了乳头消毒剂碘消灵,这种消毒剂杀菌力强,性能稳定,使用安全,效力可靠,在每次挤奶后进行乳头药浴,同时结合其他防治措施可以有效地降低乳房炎发病率。鉴于目前国内外对临床型乳房炎的治疗主要采用抗生素,长期大剂量使用抗生素不但易使细菌产生抗药性,更重要的是这种残留抗生素的牛奶危害人类健康。针对这一问题,蒋次升大胆地提出运用中草药治疗临床型乳房炎的课题,研制成功了CICA注射液,试验表明该制剂对临床型乳房炎有较好疗效。

在对乳房炎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他提出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综合防治措施。经在浙、皖、豫、川等省市部分奶牛场试验证明,这套综合防治措施可以显著降低隐性和临床型乳房炎发病率。效果显著,“奶牛隐性乳房炎的综合防治研究”于1990年通过部级鉴定,获浙江省教委1992年度科技进步二等奖。

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兽医研究所建所后不久,蒋次升即主持组织全国各地专家60多人,经过5年努力,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共同编著了我国第一套完整的中兽医学术著作,包括《中兽医针灸学》、《兽医中药学》、《中兽医诊断学》和《中兽医治疗学》,计150多万字。1970-1972年,他编审了《兽医手册》,共载述家畜家禽疾病280种,中西药物432种,针灸穴位267个,获1983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1975年,他又参加编审了《全国中兽医经验选编》。由于在研究总结中兽医诊疗技术和编撰中兽医专著方面成绩卓著,获1978年甘肃省科学大会奖。《元亨疗马集》为明万历年间喻本元、喻本亨兄弟所著,是中国兽医学遗产中的宝贵财富,校正、重编、语释这部古籍,对于继承和发扬祖国兽医学遗产具有重要意义。

1983年,蒋次升欣然接受了主编《汉英中兽医辞典》的任务。对中兽医学常用术语用英文进行注释,这在国内外还属首次。由于中兽医术语专业性很强,含义独特,一般读者难以理解,因此编译的难度较大。但他以丰富的专业知识和较高的英语水平,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全部编写完毕,于1990年正式出版,对传播我国传统兽医学术,促进中兽医学在国际上的交流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后,蒋次升还作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农业卷》编委,撰写了“中兽医诊断方法”和“中兽医内科学”条目,1978年被聘为《中国农业百科全书·中兽医卷》编委会副主任,并主持撰写该卷诊断分支的条目,1991年他又被聘为《中国农业百科全书·中兽医卷》英文版主译,除了审阅他人之译稿外,他还亲自翻译该书之内科和产科分支的全部条目。此时他已年近八旬,完成这样繁重的工作确非易事。他为弘扬中国传统兽医学术之奉献精神,由此可见一斑。

1980年晚秋,杭州市一牛场有57%奶牛发病,死亡率达55%,损失惨重,原因不明。当时蒋次升刚出差返杭,他不顾疲乏,立即应邀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在青贮饲料堆中发现许多麦芽根发霉变质,随即组织了一个小组研究,找到了导致奶牛死亡的原因是棒曲霉菌病麦芽根中毒。这一疾病在我国是首次发现,通过广泛宣传,有效地防止了该病在杭州地区的再次发生。此项成果获浙江省优秀科技成果三等奖。

蒋次升几十年来辛勤地耕耘于教坛之中,先后主讲过兽医内科学、兽医诊断学、家畜寄生虫病学、中兽医学、中兽医专业英语等课程,为培养青年中西兽医科技人才倾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已经是桃李满天下了。他培养了我国西北地区第一批兽医专业大学毕业生和全国第一批中西兽医结合硕士研究生,他一直非常关心和爱护青年人的成长,不仅在学术上,而且在道德品质上都严格要求。蒋次升以培德育英为人生的最大乐趣,他希望学生们在学术上,特别是在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兽医学方面有高深的造诣和贡献,更希望他们成为一个高尚的人,有道德的人,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的人。“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他以此自勉,也这样勉励他的学生。他说:“路是人走出来的,凡事是人干出来的”“天才可以说就是勤奋的结果,没有一个科学家是懒惰的”。正是这样,蒋次升晚年仍在学术上探索不止,一直到2004年在浙江杭州谢世,享年90岁。

 

Author: admin